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英子家园

爱,不依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底,那一丝挂念(三)【原】  

2009-03-18 11:56:34|  分类: 情感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心底,那一丝挂念(三)【原】 - 南方柚树South grapefruit - 英子家园

   

 

 

    日子的叠加,光阴的流转,沉在记忆中的一些人,一些事,总是萦绕心间,在那里沉沉浮浮。。。。

    自从冰儿家搬走,我便没有机会看到这家人的生活了,他们离我远远的,唯有在心里常常地回想起冰儿的一颦一笑,冰儿妈妈的丝丝愁容。冰儿妈妈出现在我梦中的机会也越来越少。直到八年后我从南方回来再次巧遇她。

    医院的楼梯转角处。我下楼,她上楼。

    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,一双令人心疼的大眼睛。。。。

   “容姐,是你吗?”

   “唉,英子。”她的笑容还是很灿烂的。

   “还在XX上班么?”

   “是啊,要不然还能去哪儿。你孩子怎么样?”

   “哦,上三年级了。”

    “多快呀。他呢,还当兵?”

   “快转业了。明年吧,我们再熬半年。”我很快乐地跟她说。

   “冰冰爸爸呢,回来了吗?”我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肯定应该转业了。

   “回来了。”她微笑着说。

   “是吗,多好啊。”我想总算一家人在一起了。这些年,他们不知过的还好么。

   “我们分手了。”她像是要跟我开玩笑一样,很平静,很无所谓地说。

    我为她疼惜,不知疼惜什么。嫁给一个不能回家的军人,从来都是先苦后甜的。熬过那些聚少离多的日子,就该享受属于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了。过去吃的苦,都会有日后甘甜来弥补。而她呢?她这么多年,最后留下些什么?!

   “冰儿呢,冰儿跟谁?”

   “当然是跟着我。”

   “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“去年。”

   我很想知道这些年她的故事。可是,她没有聊天的欲望,不像过去,会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。这就是结局了。我又何必去掀开她昨日的不堪。

   “我还住在那个地方,有时间带着丫头去吧。”她邀请我。

   没有了爱人,有个屋檐也是好的吧,至少,在外面奔波够了,喧嚣的城市里还有一处属于她的屋檐,哭也好,笑也好,那是她的身体或者灵魂休憩的地方。

 

   这一次我们的遇见,她并没有比三年前更老,也没有比三年前更憔悴。

   她摘去手套,用右手,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我感觉到她手的温暖和柔软。

   站在春天的风里,她的长发被吹散,我们诉说着工作、孩子,我帮她将乱发捋在耳后。她瘦了,比那些年瘦了很多。

   “冰儿呢?上大学了吧!”

  “嗯,去北京了。”

   “你还是一个人?”

   “恩,不找了,孩子都拉扯大了。”

   “可是你自己。。。。还是该再找一个啊。”

   “哎,不找了,找那干啥,要是不顺心,那不是个累赘吗?!这样过,挺好。”

  “容姐,你有电话吗?”

  她很犹豫,最终给了我一个娘家的电话。我记得她娘跟她的关系很僵的。其实,做母亲的都是希望孩子们一切如意,生活快乐,她的婚姻这样,她的娘,一定很心疼。有妈的孩子有人疼啊。

   这样短暂的相遇之后,我会真的去找她吗?不知道。我见证了她的痛苦,看见我,她会想起当年的许多事情,虽然我们彼此牵念,但还是随缘就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0)| 评论(8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