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英子家园

爱,不依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年(五)【原】  

2009-08-08 13:17:21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 

三年(五)【原】 - 南方柚树South grapefruit - 英子家园

 

何苍暂时将吴靖母女安排到他连队的宿舍,家属房还需要再收拾一下。

一路的兴奋加疲惫,霓霓很快睡着了;吴靖看着整洁的丈夫的宿舍,有着说不出的熟悉。结婚之初,丈夫是没有家属房的,每次牛郎织女约会都是在丈夫的单身宿舍里,一张行军床,一个温馨而短暂的团聚之夜,72°的热情融化了数月的孤独与寂寞。。。。。。

“报告!”一声浑厚的男中音。

打开门,何苍跟报告者在门口寒暄。

喊报告的少尉,一张黑黝黝却十分英俊的脸偷偷地转过来,用那双酷酷的小眼睛(有些男人的小眼睛,比大而无神的那种空洞的眼睛酷多了)快速地瞄了一眼吴靖和霓霓。

“这就是嫂子吧?!你好!”他热情地说,棱角分明的下巴很诱人。

“你好,你好,进来坐吧。”吴靖谦让着。

“不了,你们好好休息吧。”说话间,来人走了。

丈夫告诉吴靖,这是他们的一排长刘浏,山东人,写得一手好文章,还有一手潇洒的毛笔字,能吹葫芦丝,能自己作词作曲,他们有一首连队之歌《我们是钢铁长城》还是刘浏的杰作,这小子是团里的小才子,有望很快进入团机关。

看来一个人本身的艺术细胞和后天兴趣的培养以及所取得的成就,在很多时候都会帮他成就一番事业,使得他在同类中有着不一样的气质,闪烁更加炫目的光芒。

 

 

这天的晚饭,炊事班给吴靖母女特意煮了面条,那是一种空心菜,韭菜,瘦肉丝,鸡蛋花,笋干和面条共煮的“大杂烩”。吴靖从前没这样吃过,也不知道煮面条可以放这么多东西。看上去不怎么样的面条,吃起来味道还是很不错的,香鲜顺滑。女儿霓霓也很爱吃。霓霓不爱吃菜,这样的面条,使她不得不多吃点菜。

营教导员跟连长在会议室为何苍一家人接风,同桌的还有连里大大小小的干部。何苍是个憨厚的蒙古人,对领导的盛情,感激之余,便是多喝两杯。吴靖跟霓霓在房间里用过晚饭后,站在栏杆边看夜空的星星。教导员一扭头看见吴靖,一定要她来喝一杯。吴靖很为难“谢谢,我不会喝的,不能喝啊。”

“来来来,首长,我替她,吴靖真不能喝。。。。我们打算过几天就去医院看看呢。”

“唉,那什么,何苍啊,你那个探亲假还接着休啊。看完病,带吴靖母女去厦门转转,那么远来了,就着你有时间,陪老婆孩子玩玩。啊,听见吧?!”教导员一本正经地说着。

何苍替妻子领了大家的人情,这个终于将妻子女儿接到身边的军人发自内心的快乐着,脸色红红的,剑眉舒展着,好看的眼睛眯起来。。。。。。

霓霓跟妈妈站在黑夜的幕布下,睁大秀气的眼睛仰望缀着无数星星钻石的夜空。

“妈妈,好多星星啊,真漂亮啊,我在石门怎么看不到呢?妈妈,这天空也好漂亮啊,这种蓝色就是我画画用的靛蓝,再加一点点黑。”霓霓贪婪地看着这里的夜空,以一种陶醉的口吻说着。

“是啊,石门也是有这么多星星的,不过被城市的迷雾掩藏了,还有石门的人间灯火太旺了,玉帝就把这些星星的光亮加在了这样的地方,为当兵的叔叔们,在夜晚的时候,多点一盏盏的星星灯啊。”吴靖的童年是有星星的童年,她一直盼望着女儿也有个星星满天的童年。

吴靖想起来女儿两岁多的时候,夏天的夜晚每发现一颗星星就开心地跳一下,那天晚上,孩子说她数到了十二颗星星呢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夜里,一家人在军号声中入睡,静静的夜里,只有秋虫的唧唧声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吴靖一家来到了日后住了许多日子的家属院。

说是院,没有围墙的。这儿的军营也没有围墙。营区周围山路弯弯,高高的山坡上,迎着蓝天摇曳的是桉树,再远点有竹林。空阔的操场边缘是白色的幕墙,上面以醒目的红色写着部队的激励口号,作训口号。。。。。。

操场以南,下了土坡就是一排排的平房。一条南北方向的石子路将平房分为东西两部分。西边的是随军家属房,东边的是临时来队的家属的流动居所。

吴靖住在路西。一间大客厅,一个小主卧,主卧里带有洗浴间;还有一个大厨房。总面积有60平米。门外,一个大大的院落,挨着屋舍有四棵将军树。树干粗而挺拔,树冠庞大,枝繁叶茂,在秋日的阳光里洒下一地浓荫。

坐在客厅的竹椅上,抚摸着茶几上沁凉的玻璃。吴靖由衷地对丈夫说:“谢谢你,老公。”

“谢什么,跟老公还客气,假惺惺的。O(∩_∩)O哈哈~”

“这套房子多大啊,想想我们从前住在三楼的那间19平米的屋子里,楼顶,冬天冷夏天热的,受了多少罪啊。霓霓在那儿过夏天,要上多少次火啊,净往医院里跑了。”吴靖感叹。

“嘿嘿,咱这是沾营长的光呢,这套房子是营长们住的,营长他们搬新楼了,就归连队指导员们临时住了。我这也是因为你们才能在这儿有个家啊。”何苍炯炯的目光。

“霓霓,谁是霓霓啊?”一个粗粗的嗓门喊着。

出得门来,一看,一个黑脸的大汉。军装级别:营级。莫非是营长啊。

“哇,营长营长,来来来,赶紧屋里坐。”何苍很热切地递着烟。

“营长你好。”吴靖将霓霓从房间里找出来。

“伯伯好。”霓霓好听的声音吸引了营长。

“嗨,你就是霓霓啊,胖乎乎的,你喜欢什么?”营长笑着问。

“蚂蚱!伯伯,我喜欢蚂蚱,你去给我捉?”霓霓调皮地说。

“好嘞,咱现在就去。”营长牵着霓霓的小胖手。

不多会儿,两人回来了。营长跟霓霓在讨论什么。

“你不是说你喜欢蚂蚱吗?我给你捉了,你怎么不要?”

“我喜欢的是那么翠绿色的,你捉的这个是黄色的,不好看,不喜欢。”霓霓噘着小嘴儿。

其实,霓霓哪里是因为蚂蚱的颜色而不接受蚂蚱,她根本就是害怕蚂蚱的,不过看到伯伯捉了来,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害怕,便动了这样的小脑筋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8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