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英子家园

爱,不依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年(二十五)【原】  

2009-10-26 22:09:58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 

男人都出去的家属院里,除了鸡犬的热闹,就是女人孩子的笑骂呼喊声了。

这段日子正好是海训。各个营房除去留守人员,就没什么人来了,看管不严的情况下,有些兵跑去老百姓小店买东西,一来图个新鲜,二来看看有没有漂亮的美眉过过眼瘾,军营小店的生意惨淡。吴靖们便多留些心思给孩子们。

正午时分,阳光毒辣辣地晒着。大院里静悄悄的,偶尔有女人的开心笑声,那是吴靖她们隔壁单元一楼的林志家,有几个女人在玩麻将。搓麻是女人们的消遣之一,一来大家乐呵乐呵,聊聊家长里短,二来可以赢点小钱,赶上运气好,赢个大的,也算不白忙乎。

 

“啊------”一个童音的尖叫。

“林志从三楼摔下来了,林志从三楼摔下来了!”几个孩子呼喊着,奔向林志家。

“啊,怎么回四(事)?在拉里(哪里)?在拉里(哪里)?!”林志妈妈孟丹张皇失措地跑出门去。

“啊,我的妈呀,你这四做撒子嘛?(你这是干什么嘛?)”梦丹眼前的儿子林志瘫软在地上。

两只眼睛无力地看着他老妈,满脸都是血。

“快,快,快,给卫生队打电话啊。”有个家属说。

“喂喂喂,卫生队吗,我们一营有个小孩从家属房三楼摔下来了。。。。哦,对,对,对,哦。。。。快点啊。”

很多孩子和妈妈都从那个事发地回来了。

吴靖在听到第一声“啊”的时候就站在阳台上呼唤霓霓。

霓霓跟青漪的女儿一一跑跑跳跳地从家属楼前的那片草地上回来了,一人手里拿一大把淡粉色的被霓霓唤作“水晶萝卜”的野花。

“哎,妈妈,我们俩个拔花玩呢。”

“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吴靖捉着女儿霓霓的手问。

“妈妈,林志、梦玲、赵启、亮亮他们几个人从前面赵启家二楼的阳台上爬着玩,他们都说自己武艺超强,会轻功啊什么的,林志说自己敢从三楼的阳台边上走,后来梦玲他们说他吹牛,结果林志自己刚站到那个阳台沿上就给摔下来了。”霓霓边说边皱着眉,口气一惊一乍的。

“看看,多危险啊,你们俩可千万别跟他们学,多吓人啊,要是摔断胳膊腿,或者摔坏了脑子怎么办呀?”吴靖一阵阵后怕。

“再说,要是摔死了怎么办呀?”一一一字一顿地问。

“恩,就是。以后,妈妈们上班你们俩可不要跟着那些孩子乱跑,是吧?草丛里有时候会有蛇,也要小心啊。”

吴靖一直不看好那个林志,调皮的要命,整天爬高蹬低的,不是抢小女孩儿的书包就是捉人家的小鸡仔,而他的妈妈梦丹同志呢,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将,玩的不亦乐乎,根本不管儿子。儿子年纪小,她却让他跟霓霓上同一个学前班,林志记不住作业,不会做作业,她就陪着儿子来找霓霓,抄霓霓的作业。哎,这个四川娘们儿啊。

“你知道吗?林志今天早晨就出过一次事情呢。”邻居嫂子跟吴靖说。

“今天早晨她儿子就掉到鱼塘里去了,还是那个鱼塘老板的老丈人把他给提溜出来的。那么个小个儿,要是大人们看不到,不就给淹死了。鱼塘最深的地方四米深啊。”

“是吗?那他老妈不知道啊?”吴靖纳罕。

“知道啊。孩子衣服裤子都湿了,回家后,他老妈还笑他呢,然后就让他换了衣服裤子,又跑出去玩。”

“哼,都不知道注意点啊,那就是在敲警钟呢。这孩子,真倒霉。”吴靖摇摇头。

吴靖记得营部小李说,前阵子林志上猪圈发废,一不留神掉到化粪池里,得亏小李及时发现,把他弄了出来。哎,这个孩子啊,太能给自己找乐给别人找麻烦了。

 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下午四五点钟时。一营家属房临近山坡的荒草被孩子们玩火点着了。

火势熊熊,远远看去都很炙热的感觉。

吴靖家楼上的两个男孩,从火场边疯跑回来。腾腾腾地上了楼。

营部的几个留守战士跑着用水桶提水,再去救火,火势渐渐小了,一会儿就熄灭了。

楼上传来两个男孩和他们外婆的声音。

“婆啊,吓死我们了。”大的男孩叫瑞。

“看看看,教你们不要去玩火不要玩火,差点惹出事端来吧?!”瑞的外婆在呵斥孩子。

“那,就是那么,点了一下,谁知道它就着起来了。”瑞说。

“四(是)啊,婆,忽忽的,吓死人嘞。”小的男孩叫西西。

“霓霓啊,什么火啊,什么水呀,都不要去玩。俗话说,玩火自焚的。咱们这里路两边都是鱼塘,鱼塘的水很深的,不小心掉下去就淹死掉了,走路就好好走,不要打打闹闹啊。很危险的,小孩子嘛,推推搡搡,免不了的。放了学,爸爸妈妈不在家,你就跟一一两个人一起学习,画画,玩呢,不要跑的太远。这里的垃圾婆会把小孩子抓走的。懂得了吗?”

吴靖对霓霓的安全真是不放心。孩子们大了,你又不可能时刻跟着他们。只能就事论事,想到了就告诉他们。

“瑞和西西把草点着了,就跑了,这样好吗?”吴靖问霓霓。

“不好。临阵脱逃,是个逃兵。还给叔叔们带来了麻烦。不是好孩子。”霓霓鄙夷的神情。

“那我们不能这样,对吧?”

“当然了。”

 

家里出了这些个让人不放心的事情。团里从海巡场叫回了林志的父亲林浩然,并且决定开一次家属大会,给这些个家属们上上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8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