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英子家园

爱,不依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浮生琐记【原】  

2010-08-26 14:16:10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浮生琐记【原】 - 南方的柚子树 - 英子家园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人生尽头谁能预料?

青选老人很久以前为自己算过一命,自己最终将一个人独孤老去。蛮荒天地间,一只跪在地头的老牛,泪长流。。。。。。那副景象深深刻画在过目人的心头。

 

几日大雨的冲刷,山里人家窑白砖红,青选老人院子里一些贪馋的麻雀叽叽喳喳。

每当老人孤独地坐在藤椅上冥思,它们便忽的从矮墙上跳下,三三俩俩跃动着纤细的足,环绕在老人身边。老人苍老的手摸起石案上的白色小瓶,颤颤巍巍倒在手心一些黄色的小米,撒在地上,雀儿们积极地啄食。老人脸上露出微笑。

蓝蓝的天上,白云悠闲地飘着。阳光、雀儿,给这个院子平添了几许生机。

“聊避风雨”的门楣里这个孤独的老人在老伴儿去世后已经独自支撑了五年。

 

最近,老人常常梦到他年的故人。音容笑貌犹在眼前。

远走他乡的二哥,瘸着拐着;一路摇晃着远去。

抗战时的兄弟满脸鲜血,哭着诉着;相互搀扶着倒下。

支队长还是当年的英俊模样,只是胸前一个骇人的血窟窿;痛苦的脸令人过目难忘。

当会计时的元清捧着一沓稿纸,悠悠的说:青选兄,那是我的错,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冤枉你呀;磕头如捣蒜。

文革中,自己被打成右派,日夜批斗,乘着月色从茅厕逃走;逃难路上遇见如今还健在的泽平,一起逃向西北;

。。。。。。

苦命的16岁就嫁给自己的老伴儿,一生操劳,受气无数,家中婆母凶神恶煞,自己从外乡寄回的钱票衣物总是被婆母扣下送给大哥一家,妹妹一家,吃穿用度皆看人脸色。。。。。。老父终年赌博,只有老母持家,老母偏心,家里凄惶可以想见。。。。。。而自己在母亲的挑唆下,用棍棒打得老伴儿皮开肉绽,要跳崖寻死。。。。。。

自己逃难走了,可怜的老伴儿和小女被大队干部没收了全部家产、粮食,寒冬腊月,逼得老伴儿领着女儿也向西北逃命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只是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在文革混斗中当什么造反头子,争来斗去下了牢狱!怎样的劝说都是徒劳,还是女儿偷偷为她哥哥送饭!

及至几十年前随女儿返家,弄罢平反事宜,家中财物得以归还。。。。。。几十年恍然若梦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七十岁复又返乡,重盖这风雨斋。地基批下之日,当年欺侮自己的何某人酒后暴死。人,何时逃出过自己的命运?!

人生七十古来稀,七十岁,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才刚刚开始自己的生活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养儿防老从来都是一句慰藉人生的甜蜜谎言。

 

如今这偌大的园子就只留下青选老人。老人伸开自己苍老的双手,两只手心赫然两道断章纹路。这样的掌纹,老人们都说此人厉害,坚强,个性独断,不听人劝。

青选老人做事积极,不达目的不罢休,就像二十年前从女儿处回来,村人都以为随意寻一处居所住下就算了,都七十岁啦。女儿也是这样意思,匆匆送老人回来,将他们安置在一个被废弃的土窑里。想我坎坷一生,临了要如此交代残生?老人不干呐。向村委打报告,忙碌后批下地基,用毕生积蓄盖起这样一所院落。

那时,这里何等清寂。如今,三邻四舍,住满了人。人人与我无关。谁会在意一个无权无势的孤老?

 

阳光从木窗棂的格子里向下游移,穿过双层的玻璃窗,静静停留在那架盖着厚重雨布的缝纫机上。

就是它,让我在过去几十年的风雨中安命立身。

青选老人逃难西北,做过苦力,也曾拿起从前的教鞭为人师表,最终,学会了裁缝,做了衣物挂在人家店里寄卖,收益微小,也足以让家人过上果腹的日子。老伴儿在农场的养鸡场里终日劳作,孩儿们也有了填补营养的鸡蛋,那个年月,鸡蛋,是最好的营养品了。

缝制衣服不卖钱后,青选老人用皮革做当时流行的圆筒双肩背包、单肩挎包,销路很不错。由此还收了一个徒儿。

那女人死了丈夫,一副可怜相。青选老人尽自己可能教会她手艺。利用自己熟络了的关系,帮她买了一架皮革专用缝纫机。师徒二人做的皮包在那个年代那个市场上赚尽眼球也赚了不少钱。只是,人生何处不背离,徒儿在一个秋天的午后不辞而别。一起失踪的还有那台缝纫机。

一个月后,青选老人的皮包,店家们要的少了,原来,另一条街上有个女子的皮包样式新颖,抢了青选老人的客户。

那女子恰是青选老人的徒儿。

青选老人气愤之极,气过,也释然,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谁人不想过好日子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自然规律。只是何苦不辞而别?!

青选老人以自力更生的能力养活了一家四口,还为自己的长孙娶了媳妇。长孙生下八个月,儿子儿媳两口子大打出手,险些伤及无辜小儿,老伴儿心疼孙子,将孙子带回自己家,像养育儿子般将长孙养大。想不到这也成为日后自己与儿子间破口大骂时的话柄。

你管的好啊,看你管的好孙子啊,打架生事,还被抓进局子!

难道你管的儿子好吗?你小儿子还打你这个老子呢,不是吗?!

我养了儿子养孙子,现在倒成了罪人了!青选老人愤愤不平。好的是,长孙从前惹是生非,几十年后的今天长孙成了建筑包工头,在老人身上花的钱比儿子孝敬老人的钱还要多。老人节俭一生,为他人缝制衣物自己却从未穿过可心的衣服,老也老了,倒是长孙还知道为这个年迈孤独的爷爷买些贴身的好衣物来穿,一件背心也舍得花七八十快。

这个金钱时代里,人要衣装的。你破衣烂衫,他还狗眼看人低,买一把锁子他也给你生了锈的!

孙子再好,孙子有他自己的家自己的事业,又怎能陪我渡夕阳?!

 

阳光在这大而清冷的屋子里悄悄游移。落在一副黑白遗像上。那慈祥的老人,塌陷的眼窝里一双聪慧而饱含思念的眼睛,看着,令人不由落泪。老伴儿一生生养了一双儿女。去世时,身边是一个本家的侄媳妇、长孙媳妇,儿子女儿均不在。儿子二十几年里不相往来,就是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,连一个电话都不肯接,即使接了,也不肯叫一声妈!若是我与你有过节,你母亲养育你一场,叫一声妈妈实不为过啊!然而。。。。。。

女儿也是啊,知道母亲就要去了,却忙着回去为儿媳准备月子了。哎,这世事,老者老矣。这一去,就是四十天。

老伴儿生前最是干净的一个女人。窗明几净,但凡家里的所在,无埃无尘。病在塌上时,疼痛糊涂了可怜的人。大小便失禁,自己从被窝里掏出屎便握于手中,不知脏臭!

长孙媳妇不嫌不弃,伺候了四十多天,老伴儿不能自理,孙媳抱来抱去,倘若只剩下我,怕是一起归附黄泉。孙媳日日候在奶奶跟前,夜里握着奶奶的手,老伴儿再没福气,走时也是有人候着,伴着的。这也是占了孙子的光吧。养育他一场,有了结果。更是因孙媳心存善念,心底良善。

女儿在母亲死后匆匆归来,盖棺时痛哭一见!哎,老伴儿啊,你真是可怜,人说,临死之时,候在身边的是你的真儿女,可怜你,一生养育儿女、孙儿、孙女、外孙、外女,走时,他们谁也不在身边!呜呼哀哉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To  be   continued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9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