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英子家园

爱,不依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晨四点半  

2014-04-22 17:03:24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丈夫换了一辆车,不是那辆白色的雪佛兰,而是一辆灰色的捷豹。他说:“我捎你一程吧。”我正要去坐,却发现副驾驶是要坐另一位女士的,他的同事,那个,他常常叫人家“小媳妇”的女人。两个人经常在网上聊聊天,中午吃个饭的同事。让我坐在后座看他们的热闹和寒暄吗?我觉得自己真是无聊,或者是看透了他的无聊与虚伪。我拒绝坐他的车。于是,我看见自己漂浮在半空中,就那么在车窗外看着他,慢慢的我飘向了远方。而他坐在捷豹驾驶座上,车,停在一个三面悬空的土坡上。。。。。。

我突然睁开双眼,眼前黑黢黢的,房间里很静,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,心脏仿佛就在嗓子眼的地方;胸有些闷,浑身疲倦,不像是睡了一晚上,倒像是长途跋涉,刚刚走到能够歇脚的地方,却不得不继续跋涉。头疼得厉害,这表示我昨夜没有休息好。右边的头颅灌满了铅,沉重而疼痛。

我摸着黑来到客厅,就着窗外的微光,看到时钟指向四点半。那是我每日醒来的时间。自从开始上六点半的班,生物钟总是在清晨四点半将我惊醒。每次醒来都伴着狂烈的心跳。

卫生间里的灯光温暖而潮湿,昨夜女儿洗澡后遗留的香气还在。镜子里的我眼圈青黑,满面倦容,头发缠绕着散乱着。每抬一次眼皮,头的右边就像是被铁锤砸过。我用双手握紧整个头部,然后放松,慢慢的呼吸。在心里说,“加油,没什么,只不过是又一次的脑血管痉挛。”每当睡不好觉,或者过于疲劳,或者洗发后湿气未散去而是被头本身暖干那些湿漉漉的发丝,我的头就会疯狂地疼痛。

“看来那个所谓的名老中医也是徒有虚名,吃了她那么多的汤药,一次小小的不介在,就前功尽弃啦。”我不准备再去看神经内科,也不想再见到穿着貂绒应付某些病患的名老中医。自己的心就是最好的医生。

我穿好衣服,洗干净双手,开始烧水,然后拿来女儿的水壶,清洗水壶内外,把晾好的柠檬水倒一些进去,等水开的功夫,我用暖壶里昨晚睡前烧好的水空腹吃药。我曾经摆脱这些白色黄色的药片,不吃它们的日子里我暗自庆幸,暗自开心。那些什么药都不用吃的健康人,是多么幸福啊!

窗外的天色渐渐明朗起来,六层楼高的杨树,枝繁叶茂,不过才短短一个月,它就长得这样年轻而充满朝气了。新鲜的绿色叶片里流动着阳光雨露的喜悦,膨胀着土地的欲望。它用所有的枝桠挥舞,享尽天光。

水开了,我依次装好了女儿的水壶、他们父女俩每日清晨起床后的晨起饮水,然后摆好早点。简单洗漱后,开始给自己垫补点早点:几片全麦面包和柠檬水。单位还有早餐,可以吃豆浆油条,豆腐脑鸡蛋。每次我在单位享用自己的早餐时,多么希望女儿和丈夫也能吃些热和的早点呢。无奈我上班太早了,实在管不了他们了。只能面包牛奶对付。

当女人不能给家人准备丰富而有营养的早餐时,是遗憾而令她愧疚的。尤其是自己正读高二的女儿。

我亲了亲女儿胖胖的圆脸蛋,给她盖好被子,又看了看尚在睡梦中的微微打鼾的丈夫。熄灭了客厅的灯。门外,走廊里,隐约能看到楼梯的模样。而透过走廊的窗玻璃,天色已经越来越明亮了。

楼外,空气里是桐花和丁香的悠悠香气。我拐过楼角,远远看到丈夫的雪佛兰停在晨曦里。是的,雪佛兰!我加快脚步走向公交车站。



清晨四点半 - 南方的柚子树 - 英子家园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