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英子家园

爱,不依恋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蓝

2015-5-10 13:04:32 阅读305 评论35 102015/05 May10

 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猫, 在一片光影里栖息,

身后是大海一样妙蓝的门楣。

古老的灯具悬在素墙上,

勾描成昼与夜的剪影。

拾阶而上,

瓦罐、竹编、丝绸、裙裾、陶瓷

和他们的主人大胡子,

坐在空而阔的蓝里,

清度光阴。

佝偻的母亲从甬道穿过,

狭长的地中海蓝的甬道。

猫,一只两只三只,

将石阶装点成五线谱,

空中弥漫着青蓝的空气。

妈妈和妈妈倚墙而立,

孩子们用一只足球踢散了晨雾,

晨曦渐远。

远方的山峦,

半坡的民居,

挤挤挨挨的人间烟火,

成为那普天之蓝的句点。

那里是 舍夫沙万。

(图片来自网络)

作者  | 2015-5-10 13:04:32 | 阅读(305) |评论(35) | 阅读全文>>

夜风

2017-2-9 23:26:06 阅读74 评论7 92017/02 Feb9

夜,蹑手蹑脚。

风吹落悬铃木的枯叶。

楼梯被夜归人

踩踏,哭泣。

我的2016丢在路上。

冰箱呻吟着

肠胃不适的人干呕。

藤萝

水仙

睡着的冰

遥远的地平线

谁在奔跑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2-9 23:26:06 | 阅读(74) |评论(7) | 阅读全文>>

尘埃不落

2016-3-27 16:36:27 阅读214 评论6 272016/03 Mar27

 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阳光出奇的好,不太热,蓝色的天空上淡淡的云幕。院子里的树,开着各自的生命之花,在能开放的时候,尽情开放,浓艳也好,清舒也罢,总是在某个清晨或者午后给你淡淡的惊喜。在光影之中,旁逸斜出,纵情舒展青春的枝桠。风儿也不愿惊扰这样的安逸。

孩子的笑声穿过弄堂飘得很远,老人的背影贴着一面暖暖的墙,落下怡人的温度。寂寞了一个冬天的灰喜鹊相互嬉闹,从枝头翻滚到地面,快乐的忘乎所以。土地被绿色点燃,无边无际的草色占据了春天最重要的舞台,生命苍翠得令人感动。

街和路四面通达,人密密地织着光阴的网,彼此都是影子的过客。有多久沉迷在琐碎的利益中,就有多久不能安谧地回归心灵。影子和身体来不及融合便四散飞奔。语言支离破碎,不像是与生俱来。磕磕绊绊地从玉米地爬到高粱地,爬上公路,或者被碾压或者度身而去。谁知道呢。

路边的乞儿真多,没有尊严的人生也很多。用一把乐器换一碗饭,比一只空碗更有说服力。我在那汉子的白碗里放上五元钱。琴弦声悠扬,飞上天空。大桥上站着的女孩子很稚嫩,大眼睛躲在留海下。她怯懦地捧着那些传单,三月春天的桥上,风很凉,有些刀子的爽气。她站在那里无法再前进一步,像是一只报春花。我捉过她手里的传单,那是出售房屋的广告。这个城市和它比邻的很多城市,房屋卖不出去,人却又没有房屋居住。我把传单叠好压在我的书包里。看见它,就想起那个姑娘。勇气,是迈入人生艰境的第一步。

会有人热闹地伴过我们一程,那些热闹存在心的某个角落,会有新的事缠绕在我们身上,纠葛着日子的方寸,只要不曾失去真挚的关于生活的理想,走多远,跟谁走,又有什么关系呢。你,永远陪在自己身边。

作者  | 2016-3-27 16:36:27 | 阅读(214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求生

2016-3-9 14:16:09 阅读169 评论8 92016/03 Mar9

 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那日在宏基影业的某个3D放映厅里,面对《美人鱼》被恶人类诱骗枪杀的血腥场面,樱愤慨怒喊出声,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暴怒,人类的无耻下流竟然到了如此地步,满眼,满耳朵,满脑子都是人类的残暴血腥,对环境的无尽污染。。。。。。同来观影的船长握着樱的手不断安慰她,让她不要激动,那只是电影,电影而已。。。。。。樱身边的陌生妈妈也在同样的安慰她的女儿,那女孩儿不断地流出泪水,啜泣着。那是假的,不是真的,不是的。但是孩子还是在哭泣。善良的孩子。船长长大了,船长的母亲樱成了天真幼稚的孩子,需要船长的安慰和开导。船长看过更多这样的东西。船长不是麻木而是不动声色。樱令船长难堪了,一定!樱一直是这样一个喜形于色的人。关于美人鱼,和她想要表达的东西,周星驰令人尊敬,白发的他,用亦庄亦谐表达和呈现自己的思想与境界。引发人性的良善与思考。

晨光里的太阳,在混沌的天际发出橙色的朦胧光芒,让它看上去比素常大了好几倍,有经验的人说,今日又将是一个狂风天气。橙太阳悬在冬天的褐色大树上,飞鸟欢动,翅膀颤抖着,有些关于早春的诗句,挂在凌乱的天线边。当喜欢景致的人掏出手机,选准角度时,太阳的光芒暗淡下去,轮廓不再清晰,渐渐的与灰色天空融为一体。光阴就是如此迅捷,不过一眨眼,一回头。

樱时常被单位相关的人抬举,他们抬举她未必是因为看得起樱,樱相对老实巴交的性格,樱信守承诺的品质在这里是关键。无论工作有多累,樱不愿意让别人在自己身后说三道四,做什么都尽心尽力力求完善完美。樱既不是领导干部也不是什么先进分子。如此的樱还有一个死要面子的坏毛病,绝不好意思跟头头

作者  | 2016-3-9 14:16:09 | 阅读(169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花影

2016-1-9 11:19:26 阅读163 评论14 92016/01 Jan9

 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放下,有时候是懒惰吧?就如在这个安宁的地方,走着走着,生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倦怠与迷惑中。与风雨争,找寻那一角唯我的尊严。习惯,确乎是生活的风向标。每一种出游行走归来按部就班或者抗争。

倒是多年前的安魂曲,一如既往。

疼痛总在不经意间击打脆弱的神经。我不过是在以肉体的疼心灵的痛赎罪。只愿阳光还在蓝天下灿烂,万物生长。

冬天的寒冷一层层袭来,空气忽然清明了许多。胸腔一下子不能承受这样的干净,肺,呼吸急促。肺泡死亡后,留下纤维化的实体,等着同你一起走向夕阳那边的山脉。

我常常在黎明的微光里,颤栗,是,我还是,她,还是我们,禁锢了这个尚且年轻的身体。。。。。。

那时候,天,像明晃晃的玻璃体一样蓝,一种浑厚的蓝,没有丝毫的杂质,连风,也不忍心吹拂。花坛边的少女,静静坐在树荫深处,呼吸着醉人的花香,对未来,充满了飘渺的希翼。一切都在尘埃里睡去,唯有那一份花影里的怀想,穿过西山的峡谷,悄然而至。

我愿揽她入怀,就像呵护小时候的那个孩童。我们,不要在烽烟四起时敌视,放下偏执与嘲讽,还有不约而同的鄙视,只是观望素朴的内心。犹如几十年前,浓荫深处的静坐与萦绕胸怀的花香。

最寒冷的,恰是我最爱的,如果还能呼吸,熬过一段一段的冬天,我手里的种子总会悄悄发芽,许给自己一片新绿。

作者  | 2016-1-9 11:19:26 | 阅读(163) |评论(14) | 阅读全文>>

爷爷走了

2015-12-7 15:48:08 阅读196 评论13 72015/12 Dec7

 文/南方的柚子树

十二月的街头,法桐摇晃着疏落的枯叶,雾霾笼罩的城市上空,灰蒙,烟霭茫茫。

十字路口,红绿灯的街边。我瑟缩地快步前行。隔着口罩,空气里都是刺鼻的味道。嗓子眼干痒,而口鼻之间似乎有无数的火苗,胸口也有些闷。感冒了一段日子了。在雾霾横行的日子里,我不感冒的时候像不见蓝天的日子一样稀少。

就在南北绿灯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他。那特殊的滑行般前进的脚步,无法控制的身体,在双腿的划圈前行中极不情愿地向后仰,面容原本是不错的,端正的五官因为不能自我控制而发生奇怪的变形,远远看去,他在微笑,笑得很不情愿。他的前进很忙乱,所有的力量都微不足道,看起来,走了很久,却只前进了小小一步。

我们都从北往南过马路。我有意走慢一点,希望能跟他保持不太远的距离,一起走过马路。然而,私家车一辆一辆,自南向东北方向拐弯。我过去了,他还在那里。嘴里说着什么,双臂也舞动起来,努力向前。

有的私家车慢了下来,缓慢地通过。他走走停停。

我想起夏天的时候,他常常跟爷爷一起自77路车上下来,爷爷在前,他在后,下车后,爷爷拽住他的胳膊,将他搀到候车亭的椅凳上坐下。祖孙俩一起默默地坐着,偶尔爷爷会在他耳边低语。爷爷满头的白发在风中飞舞,爷爷颈边的汗水,顺着干枯的脖子滑落。

每天下午下班,我都看得见这一对祖孙,相互搀扶,更多的时候,爷爷是行进中的支柱力量,口齿不清,时而诞着口水的孙子,很用力地叫着----爷爷,爷爷!

孙子的样子还似年幼的孩童,而爷爷已经不可避免地老了。孙子有着成人的个头和无知无邪的孩童的样子,甚至不能达到正常孩童的思力。爷爷面容上的慈爱,是这孙子无上的福祉。

作者  | 2015-12-7 15:48:08 | 阅读(196) |评论(13) | 阅读全文>>

我昨天的家

2015-9-22 17:18:20 阅读282 评论25 222015/09 Sept22

文,南方的柚子树

走了六年,离开时他们在,如今他们还在。

大约有的人一生都在迁徙,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。陌生和熟悉,适应和习惯。熟视无睹与见异思迁。一路走一路遗弃。麻木是思念的外衣,总有一天,记忆会卷土重来!

家还站在那里。绿树浓荫的尽头,花草繁盛的模样。秋天将黑未黑的晚上,虫子鸣唱。路灯的清辉洒了一地斑驳树影,人呼吸着草木气息,胳膊有了晚风吹过的凉意。

邻居抱着孙子坐在秋千上轻轻荡着。这个男人六年前站在楼前喂八哥面包虫的样子还像是昨天,玉树临风,悠然自得。男人的妻子永远高挺了胸脯,金枝玉叶般走过。男人如今抱了孙子来耍,面容红润而清瘦。他的妻,还是那般水绿的长裙,婀娜的身姿,保养完好的白致的肌肤。被岁月遗忘了的女人。

熟识的邻人奇怪我这样突然出现的邻居,彼此在对方的脸上看到生活留下的笑容。寒暄围绕着家,家里的人。天空很低,当雨的帘幕低垂

。我爱的园子里,秋天的柿树结着大大的柿子。竹林与松枝依伴。银杏高高挺立。桃树晃着长长的叶儿随风翻舞。石榴树上小小的石榴果不能勾起路人采摘的欲望。蓝天悠远,当秋天一日日走近。

妈妈们聚在早晨阳光炫目的幼儿园铁栅栏外,看自己的心肝宝贝扭腰晃身子,幼儿园的老师们大声歌唱,随音乐律动,比孩子们还要欢乐,她们青春的欢笑会是孩子心中温情的回忆。

不断离开不断迁徙不断遗忘。而回到这里,你看得见那些人还在,虽然这座城市日新月异,他们却还在老地方。卖一样的东西。新鲜的菜,刚出炉的烧饼,应季的水果,香喷喷的糕点,圆而质朴或者华贵的月饼……女人的玉米多了

作者  | 2015-9-22 17:18:20 | 阅读(282) |评论(25) | 阅读全文>>

一些未来的代言

2015-7-18 10:10:27 阅读219 评论13 182015/07 July18

习惯的方式变换了,所以换个频道存在。而野生的杂草悄悄掩没着珍贵的痕迹。向往与现实,从左至右,从右至左,没有什么逃得过心情。

爱是一片夏天的积雨云,清凉或者愈发闷热,谁是谁。

路上的寻觅与挣扎,内心的焦灼,日渐消瘦的日子,永不归来的老者,牵着我走过的那些华年。

镜中是儿时的魔鬼,经年的霜雪素描了她。流在血液中的花儿谢了。

道路起起伏伏,城里人操了家乡的方言,拨弄一天的光景。日头有毒,黑了身累了心。

朴素的公交之河载着起点与终点,在奢靡的间隙骄傲却低调地逶迤。它所拥有的特权越多,平民的日子越踏实。

依山路盘旋,傍空泉出世。古木苍翠,绿盖盈盈。清泉随性,锦鲤欢跃。迎八方客,畅自家曲。

酷夏里的随遇而安,分水岭的狭路相逢。时光瘦长,温润闲暇。感恩这老城的坚守,百年千年,日月光辉。青春老矣,犹自哀鸣。芳心酣畅,未来存宜。愿自此重开星月长征。夏安!

作者  | 2015-7-18 10:10:27 | 阅读(219) |评论(13) | 阅读全文>>

徒劳

2015-5-28 16:30:39 阅读352 评论20 282015/05 May28

 文、南方的柚子树

园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啄木鸟在草甸上雀跃,也许只是一种行走,带着对生命的惶恐和食物的希翼。

啄木鸟飞走后,两只恋爱中的麻雀蹦蹦跳跳地进入草丛。一边喧闹一边追逐,一边在清晨的阳光里诉说。

阳光极热,汗水顺着劳累的身体流淌,有些甜腻和咸腥。人的嘴里是铁锈的味道,夏日无尽。

抬头看看天吧,它还是蓝色的,虽然蓝得青灰,白云也藏匿了去。悬铃木的高阔枝桠间叶子稠密,为一条条的道路洒下动人的浓荫。

女贞,开花了,白色的密集的集约花束,散发出淡淡的清雅味道。空气,也有了些许轻盈的快乐。

人的少,才可以看见建筑物的高伟宏大和风雨岁月洗刷出的沧桑。几十米高的建筑物顶,草和杂树生长着。是风的情谊和鸟儿的功德吧。它们也将成为那些灰败的见证者。随后,尘归尘土归土。

几十年风雨中活下来的悬铃木和袅袅婷婷的槐,不计风尘,年复一年,夏复一夏地活着。塔松的油,滴滴答答,从未停止。废弃的铁道边,无人踏过的小路上,野草,无边无际。间或,开出小小的艳黄、蓝紫的花朵。

一扇一扇的门,锁着。一排一排的窗,关着。

几十年前的管道在空中、地下旋绕,被时间锈蚀、破裂。

人为建造的种种,终将被时间收纳,关于草木的传说恒古不断,遥远的杨树,目送这一切。

(图片来自网络)

作者  | 2015-5-28 16:30:39 | 阅读(352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